簡(jiǎn)章索引:
按學(xué)費查找簡(jiǎn)章:2萬(wàn)元以下課程 | 2-3萬(wàn)元課程 | 3-5萬(wàn)元課程 | 5-7萬(wàn)元課程 | 7-9萬(wàn)元課程 | 9萬(wàn)元以上課程
按類(lèi)型查找簡(jiǎn)章:企業(yè)總裁培訓班 | 工商管理總裁班 | 地產(chǎn)總裁班 | 金融總裁班 | 國學(xué)總裁班 | 女性總裁班 | 營(yíng)銷(xiāo)培訓班 | 人力培訓班 | 財務(wù)培訓班 | 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培訓班 | 短期培訓班 | 藝術(shù)品收藏班
按人群查找簡(jiǎn)章:中層管理人員(總監) - 副總經(jīng)理 - 總經(jīng)理 - 董事長(cháng) - 個(gè)人修養提升 - 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專(zhuān)題 - 黨建培訓班
主頁(yè) > 聚焦財富 > 名人財智 > 凱恩斯會(huì )如何看今中國經(jīng)濟

凱恩斯會(huì )如何看今中國經(jīng)濟

2015-05-04 12:42  來(lái)源:http://www.sustainablelifeonearth.com/  閱讀:

英國的《金融時(shí)報》無(wú)疑是全球最為廣泛閱讀的財經(jīng)類(lèi)報紙之一。而這份報紙的一大特點(diǎn),就是它的很多記者,同時(shí)又是優(yōu)秀的財經(jīng)書(shū)籍作者。也許是巧合,我在剛剛過(guò)去的春節假期中,就讀了兩本出自《金融時(shí)報》的記者之手的書(shū)。其一是大名鼎鼎的馬丁·沃爾夫在去年出版的《Shocks and Shifts》,另外一本就是徐瑾的新書(shū)《凱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。沃爾夫的書(shū)內容厚重,涵蓋了全球經(jīng)濟在過(guò)去十數年中所經(jīng)歷的深刻變化,并指出了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在金融危機前后所面對的各種挑戰。而徐瑾的書(shū)則輕盈靈動(dòng),作者就像導游,帶領(lǐng)讀者遍歷經(jīng)濟學(xué)各大門(mén)派各路高手,整本書(shū)就如同一部易讀版的經(jīng)濟思想史。

在我看來(lái),這兩本書(shū)雖然內容不同,內在卻頗有相通之處。沃爾夫的書(shū),提出了我們時(shí)代的大問(wèn)題:后危機時(shí)代全球經(jīng)濟如何重新走出泥潭,以及如何應對本世紀以來(lái)在全球經(jīng)濟所發(fā)生的種種他沖擊和巨變(Shocks and Shifts)。有趣的是,徐瑾書(shū)中的所描寫(xiě)的各位經(jīng)濟學(xué)大師,卻也正是因為直面所處時(shí)代的挑戰,提出自己的獨到見(jiàn)解,從而在經(jīng)濟思想史中留下自己的身影。

舉幾個(gè)《凱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一書(shū)中的例子,蘇格蘭人亞當·斯密在工業(yè)革命的時(shí)代大背景下,看到了勞動(dòng)分工對于生產(chǎn)力的巨大提高,基于此的《國富論》標志了現代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誕生。凱恩斯則是面對三十年代席卷全球的大蕭條,在《通論》提出了新的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思想,也標志了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學(xué)作為一門(mén)獨立學(xué)科的誕生。而哈耶克則是在計劃經(jīng)濟思想日占上風(fēng)的上世紀30年代,指出了市場(chǎng)在信息處理的優(yōu)越性,從而準確預言了幾十年后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對于計劃經(jīng)濟的壓倒性勝利。

仿佛還在不久前,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還在歡慶經(jīng)濟周期已經(jīng)被馴服,但08年的金融危機,以及危機之后全球經(jīng)濟所陷入的長(cháng)久低迷,已經(jīng)讓這種樂(lè )觀(guān)蕩然無(wú)存。從沃爾夫的書(shū)中,讀者或許能讀出一種與上世紀30年代相似的無(wú)力感,各種經(jīng)濟思潮在交鋒,而最需要拿出行動(dòng)的各國政府卻茫然無(wú)措。這是一個(gè)呼喚凱恩斯的年代。

同時(shí),中國經(jīng)濟一方面已經(jīng)成為全球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,地位遠超往昔。另一方面,舊的增長(cháng)模式也走到十字路口,如何突破目前種種約束,完成大國崛起的夢(mèng)想,對于現有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,既是挑戰也是機遇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說(shuō),徐瑾的《凱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確實(shí)生逢其會(huì ),因為不論對于經(jīng)濟本身還是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,這是一個(gè)百年一遇的大時(shí)代。而中國之于全球經(jīng)濟,更是處于數百年來(lái)未有過(guò)的風(fēng)口。

經(jīng)濟思想史中有兩個(gè)有趣的結論。首先,當經(jīng)濟遇到大問(wèn)題的時(shí)候,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的重要性就會(huì )上升。換言之,是偉大的時(shí)代催生偉大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,而不是反過(guò)來(lái)。凱恩斯能開(kāi)創(chuàng )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學(xué),很大程度是大蕭條所帶來(lái)的時(shí)代挑戰。其次,正如林毅夫教授所指出的,當一個(gè)國家的經(jīng)濟處在全球經(jīng)濟風(fēng)口的時(shí)候,來(lái)自這個(gè)國家的經(jīng)濟理論便會(huì )更加受到重視。原因很簡(jiǎn)單,因為這個(gè)國家對于世界上其他地方太重要,所以大家都必須理解它。

19世紀英國是全球經(jīng)濟的風(fēng)口,因此英國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大師輩出。20世紀的風(fēng)口換成了美國,美國則成了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的搖籃。而進(jìn)入21世紀以來(lái),中國逐漸成了風(fēng)口。學(xué)術(shù)界的轉移或許尚需時(shí)日,而在講求效率的金融業(yè),這種切換則迅速的多。上世紀90年代,國際投行的中國經(jīng)濟研究團隊即使有,也往往只有一到兩人。而現在,中國經(jīng)濟團隊動(dòng)輒三到四人,通常是內部?jì)H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宏觀(guān)團隊。團隊的領(lǐng)導人員,原來(lái)幾乎中外各半,現在也幾乎都換成了內地教育背景的中國人。原因很簡(jiǎn)單,中國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以及風(fēng)險,都被全世界所密切關(guān)注。單純面向中國的經(jīng)濟研究,也就擁有了全球意義。

這一切都對經(jīng)濟學(xué)提出了新的挑戰。比如,危機前出現的全球不平衡現象,很多國家包括美國都指責中國的匯率政策,甚至將金融危機的爆發(fā)都歸咎于中國。要評價(jià)甚至反駁這些指責,話(huà)語(yǔ)權最終只能來(lái)自對現有經(jīng)濟理論的揚棄和創(chuàng )新。再比如,過(guò)去幾年國際上唱空中國聲音不斷,悲觀(guān)者引用其他國家的經(jīng)驗,認為中國債務(wù)上升過(guò)快將最終導致經(jīng)濟硬著(zhù)陸。如何在中國特定的政經(jīng)背景下,去理解債務(wù)的現狀和動(dòng)態(tài),既能反駁“中國崩潰論”,又能找到可能的風(fēng)險點(diǎn),則是對中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人的又一挑戰。

既然書(shū)名叫《凱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,也許更好的例子是把現在的中國和凱恩斯所處的時(shí)代做一對比。今天我們考慮經(jīng)濟刺激的手段以及后果,這也是上世紀30年代的大問(wèn)題,而凱恩斯以及他的英國同事們(?怂,卡恩,米德等)最終給出了劃時(shí)代的解答。今天的國際經(jīng)濟體系需要改革以適應中國的崛起,而凱恩斯也面對著(zhù)改革當時(shí)的全球體系以適應美國的崛起,最終,在凱恩斯的努力下,布雷頓森林體系于1946年正式誕生。

中國今天所面對的匯率制度選擇,凱恩斯也曾在1930年為英國政府提供咨詢(xún)的麥克米蘭委員會(huì )上,就當時(shí)英國金本位的問(wèn)題,同當時(shí)的英國央行行長(cháng)諾曼進(jìn)行過(guò)激烈的辯論。其所觸及的與匯率制度選擇相關(guān)的內部和外部平衡,和我們今天的思考角度并無(wú)二致。甚至是中國正在推進(jìn)的一帶一路戰略,向其它國家輸出資本,其本質(zhì)就是國際經(jīng)濟學(xué)中經(jīng)典的轉移問(wèn)題(transfer problem),凱恩斯早在1919年出版的《和平的經(jīng)濟后果》中,就對相似問(wèn)題進(jìn)行了討論并因此一舉成名。

徐瑾在《凱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后記中提到這本書(shū)的一個(gè)目標讀者群體,是剛剛開(kāi)始學(xué)習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同學(xué)。雖然這些同學(xué)絕大部分以后不會(huì )以學(xué)術(shù)為生,但即使是在業(yè)界工作,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知識也是非常有用的。凱恩斯自己就是非常成功的基金經(jīng)理,曾為其所在的學(xué)院管理資金二十五年,被后人稱(chēng)為全球宏觀(guān)投資的先驅。而他在金融市場(chǎng)的搏殺經(jīng)歷,又反過(guò)來(lái)使他的經(jīng)濟理論避免了象牙塔內的不食人間煙火。說(shuō)到底,經(jīng)濟的運行就像是地殼運動(dòng),金融市場(chǎng)的波動(dòng)正是經(jīng)濟(以及人心)的反映。在平時(shí)工作中,我就接觸過(guò)許多對經(jīng)濟和金融市場(chǎng)運行有深刻理解的宏觀(guān)投資者,他們的領(lǐng)域可以是股票、外匯、債券、商品,或者是這一切的加總。雖然目前這些人大部分在歐美,但隨著(zhù)中國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金融市場(chǎng)的開(kāi)放,中國也必將產(chǎn)生一批全球宏觀(guān)的投資者。

學(xué)習和研究經(jīng)濟學(xué),特別是中國經(jīng)濟,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!秳P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類(lèi)似于經(jīng)濟思想導讀的書(shū),對于經(jīng)濟學(xué)初學(xué)者,或可成為激動(dòng)人心的遠航起點(diǎn)。對于從事經(jīng)濟研究的,也是一次有益的重溫。我十多年前讀本科的時(shí)候,《凱恩斯的中國聚會(huì )》的推薦者之一,韋森教授剛剛回到國內教書(shū)。他對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熱情,激發(fā)了我們班很多同學(xué)對于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興趣。如果讀者能通過(guò)徐瑾這本書(shū),覺(jué)得某位大師的思想很有啟發(fā)性,有興趣通過(guò)書(shū)后的延伸閱讀,去了解每一扇門(mén)后面更加廣闊的世界,那么我想作者的目標就達到了。因為這種對思想力量的好奇與折服,正是一代代經(jīng)濟學(xué)人走上漫漫長(cháng)途時(shí)所懷有的初心。

(本文首發(fā)于《上海商報》)

 

閱讀過(guò)本文的訪(fǎng)客還閱讀過(guò):
相關(guān)熱詞搜索:

凱恩斯會(huì )如何看今中國經(jīng)濟 相關(guān)課程

RSS地圖  |  網(wǎng)站地圖  |  報名流程  |  聯(lián)系我們
版權申明:以上課程版權歸主辦單位所有,本站只為以上課程提供頁(yè)面制作及網(wǎng)絡(luò )展示平臺,而非商業(yè)行為! 如有侵權請聯(lián)系本站刪除!
Copyright ©2012 中國企業(yè)總裁培訓班官方報名中心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備8885419號.地址:北京市-清華大學(xué)西主樓 Tel:86-10-57100393